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霓虹] |露从今夜白|——原创

剧目名称:

参与人员:狄哥、月娘、云妹妹、绿绿、灿灿、阿祖、王爷等等

剧目类型:原创

剧情简介:那一年,他少年意气,她清婉出尘,他们本该是人人称羡的一双璧人。可豪门高锁,庭院深深,终成她不能逾越的天堑,那一夜后,她黯然离去,忍下对他万般不舍,只愿天涯路远,再不相逢。可她又怎会得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对她的恨意却并未随着这远去的恋情消弭。
当他们再度重逢,他,是叱咤风云的商界巨子;她,却是隐忍温柔的单亲妈妈,他们,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8

评分人数

    • 木槿: 题目太文艺了!铜钱 + 2 文
    • 孟韫欢: 太赞!纹银 + 2 两
    • 离昏: 好评纹银 + 2 两 贝壳 + 1 枚
    • 向少昊: 看到简介,好想关了纹银 + 2 两
    • 狄戎: 简介太赞了纹银 + 2 两

演职人员表:

总裁——狄哥

女主——月娘

宝贝儿子——云妹妹

女主闺蜜——绿绿

心计女二——印堂

炮灰男配——灿灿

恶婆婆——阿祖

男主老爸——王爷

上半场剧目:

第一场戏 狄哥和月娘【重逢】

第二场戏 月娘和云妹【母子温情】

第三场戏 狄哥和女二【虚与委蛇】

第四场戏 男二和月娘【动心神马的】
1

评分人数

    • 月如卿: 辛苦!女主给你送钱!铜钱 + 2 文 纹银 + 2 两 贝壳 + 2 枚 谷物 + 2 石

TOP

——————许久没开一开就开狗血大剧真的好么——————

【天,是那么的灰蒙蒙和阴沉沉,就像是自己此刻的心情】

【来不及请假,接了电话就出了公司往医院赶,一路上只恨司机不能开得再快点】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抓住出来的医生,双手发抖整颗心都揪到了嗓子眼。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失去小迪了,小迪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

【医生的话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勉强扶着墙稳住了身子,掏出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一抖,手机从手里滑下,却不小心拨通了一个号码,一个永远存在最前面却几乎不再用的号码】

【那一刻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电话拨通,熟悉的声音传来。愣了好久,才开口……】

我……你能来一趟圣心仁爱医院吗?
2

评分人数

    • 陆明心: 小月娘我看好你铜钱 + 8 文 谷物 + 8 石 贝壳 + 8 枚 纹银 + 2 两
    • 萧胤堂: 代庄主我看好你谷物 + 5 石 铜钱 + 5 文 纹银 + 2 两 贝壳 + 5 枚

TOP

【每周例行的晨会,总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的报告实在让人听得心烦,浓眉一皱,薄唇紧抿,本就冷峻的面容一时之间更添几分让人敬畏的沉肃。会议室压抑的氛围更加沉闷起来,正在汇报部门情况的人事经理一紧张,声音陡然小了下来。把手中翻了几页的文件丢回桌面,嗤笑一声。】

李黎,我记得上周的会议上就说过了,让你做一份切实可行的计划书来,现在……你自己看清楚你写出来的都是什么东西!

【将文件夹猛然砸过去,冷声斥责。】别让我觉得你脖子上的那个玩意是长着好看用的!明天上午九点,我要在我的办公桌上看到新的计划书,否则你就滚回去好好把你的脑子清醒清醒。散会!

【除开神色萎靡的李黎之外,没有漏过其他人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伸手揉了揉抽疼的太阳穴,放松身体仰靠到椅背,门扉开阖,就见周秘拿了手机进来。从他手中接过手机,见了上面几个未接来电都是苏茜打过来的,她不是不知道晨会时间,以前也从来不会在这个时间点打我电话,皱眉想了想,起身出了会议室准备回拨电话问问情况。刚从会议室出来手中的手机又震动起来,只以为又是苏茜打过来的,习惯性接通电话并未去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因为是私人电话,接电话的语气也有些随意。】喂?

【听筒里一片静谧,以为是苏茜遇到什么事又不好开口,示意周秘先把文件带回办公室之后转而往天台走去。】喂,苏……

【话未说完,听筒里蓦然传来熟悉刻骨的声音让人一怔,在意识到说话的人是谁之后,骤然翻涌而出的是爱恨难分的复杂与狂怒,自她当年的不告而别之后,再也不曾唤过的名字在唇齿间翻转片刻才携裹着年少时的意气和锋锐森冷迸出。】月!露!

【隐约听到她提到的医院,低笑一声,话语中却满是冷然嘲讽。】别告诉我,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是因为你得了什么要死的病了。
4

评分人数

    • 穆昀华: 破80也是我的!!!纹银 + 2 两
    • 刘小翠: 总裁也刷屏真的好吗贝壳 + 2 枚 纹银 + 2 两 谷物 + 2 石 铜钱 + 2 文
    • 陆明心: 刷屏给力!铜钱 + 8 文 纹银 + 2 两 谷物 + 8 石 贝壳 + 8 枚
    • 萧胤堂: 的哥你好样的!贝壳 + 5 枚 纹银 + 1 两 谷物 + 5 石 铜钱 + 5 文

若我战死,勿埋我骨;汝心之内,容我永驻。

TOP

【他的声音一如五年前刚遇见他的时候,只是似乎又冷了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冷嘲热讽,好半天,才仿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开口道】

小迪……我儿子出事了,在医院需要输血,我的不匹配,你……你的跟他一样

【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儿子血型的问题,如果不是今天的意外,自己也不会知道。即使再怎么将他从记忆里抹去,他都会存在】

狄夜白,你可以过来吗?

【此时的他对自己来说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救命稻草,是自己唯一的和全部的希望。小迪不能有事,为了小迪什么都可以去做,即使要自己去求他】
2

评分人数

TOP

【电话那端,她沉默良久才又有声音传来。乍然听她提到儿子,不啻于晴空霹雳,呵呵轻笑一阵,声音骤然冷厉。】月露,你忘了你当年是怎么离开我的了?你的儿子,呵呵,你居然还敢打电话来让我去救你的儿子?如果……不是为了你的儿子,大概到死,你都不会再给我打电话,不会将你的行踪暴露给我了,是不是?

【随着熟悉嗓音带着几分颤抖和祈求的语气喊出狄夜白三个字时,心中一悸。霎时之间,回忆纷沓,记忆里尽是她笑语盈盈全心依赖的模样。本以为对她早已恨极无爱,然而,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终究是让人明白,对她,爱不得,恨不得。】

【向来笔挺的背脊靠到天台锁起的铁门上,闭了闭眼,将多余的情绪尽数收敛起来之后才沉哑着嗓子开口。】告诉我,你现在在仁爱医院的具体位置。【顿了顿,以不容辩驳的强横语气通知她。】月露,记住你现在的决定,我不会再容忍你有丝毫后悔和离开的机会!

【将地址记下之后果断挂断电话,交代周秘将上午的行程取消之后,直接乘电梯下楼去车库取车赶往医院。】
4

评分人数


若我战死,勿埋我骨;汝心之内,容我永驻。

TOP

【他的轻笑让心里一沉,然而当年的事,究竟谁对谁错哪里还分得清。只是他也许说的是对的,如果不是这次意外,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再去跟他纠缠】

【在几乎已经要放弃希望时,却听到他问具体位子。那一刻若说心里没有感激,是骗人的。立刻告诉了具体位置,对方挂了电话,而自己压根没有仔细注意他最后说了什么,只是焦急的等待着】

【时间在这时仿佛过得异常的慢,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紧了手里的手机,一面祈祷着小迪不要出事,一面不停地往电梯口方向看过去,直到那抹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投下长长的阴影。也是此时,医生过来问献血的人来了吗】

【看着狄夜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是谁,而护士根本也就没让自己解释,直接转身领着人就要去验血做准备。而自己却只能傻傻的站着手术室门外,看着他们来回忙碌,直到手术室的灯灭了,小迪被推了出来】

小迪!医生,我儿子他?

“没大事了,麻药过去就会醒来,你跟我来办一下住院手续。”

【等到办完了手续回到病房,看到站在病房中的人,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先看了看床上小迪的情况,确定真的没事才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才转身面对他】

今天,谢谢你。你回去忙吧,不打扰你了。
1

评分人数

    • 时谦: 夫人机智谷物 + 5 石

TOP

【直达八楼手术室的电梯门刚打开就看到翘首以盼满面焦灼的人,这些年因她离去而空白的时光,好像从她的身影映入眼帘的瞬间便被填满,恍惚时光如昨,这几年的辗转痛苦相思蚀骨都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画面而已。然而下一刻,这迷障就被从她身侧走过来的医生打破,见她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尴尬,也听到了护士问是否是亲属的话,薄唇紧抿,视线停驻到她身上,看她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回答护士的问题。面色猛然一沉,也不多话跟着护士去化验室查验了血型,等着匹配化验资料的时候执行抽血任务的护士大概是受不了沉默的气氛,露出一脸标准化的笑容提起此刻还躺在手术室的孩子。】您作为孩子的家长以后可要注意了,千万不要再让孩子随便受伤,我们市血库里熊猫血一向比较稀缺,要是下次又因为血液不匹配耽搁了病情,这后果可就严重了。

【听护士口中提到熊猫血的时候就怔了怔,准备问清楚的时候就见那护士接过匹配好的化验单看了看,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来。】呀,您果然也是熊猫血呢,您有没有想过每个月固定来我们医院定量献血?

【没去注意她后面说了什么话,反倒接过化验单看了看,想起前些日子偶然在周秘桌上看到的血型奥秘解读的书,沉吟片刻才开口询问。】这种血型是只能直系遗传的吗?

【得到她肯定的答复之后神色愈发难测,由着护士将血抽完,抬臂按着棉签在化验室门口远远看着月露,看着孩子被推出来的时候她几乎踉跄软倒的步伐,见她被医生叫走去办理手续,提步进了病房,视线在床上孩子五官上一一巡梭过去,不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梢,心中原本只百分之五十的揣测已然变成了肯定。听到她进来的脚步声,见她先确定孩子安好,面上神色一松,转过头来四目相对时,她心里的不自在和僵硬全数在脸上体现了出来,眉梢一扬,长腿一跨,将两人之前距离缩短,俯身直视她四下游移的视线。】区区一句谢谢就想把我打发走?月露,你是不是把你自己想得太高贵了些?

【大掌捧住她试图往后移开的头,附耳凑近,拇指摩挲着她光洁柔滑的脸颊,面上带上几许肆意,低沉嗓音里带着当年情浓之时的温柔调侃之意。】化验室的护士告诉我一件很有趣的事,她说,你的儿子是和我一样的熊猫血。月露,你知道吗,你的儿子,不止血型和我相同,连这种万分之三里才有几率得到的熊猫血也和我一样。不如你来告诉我,这是什么原因?嗯?
4

评分人数

    • 刘小翠: 撒银子撒银子撒银子纹银 + 2 两
    • 穆昀华: 默默脑补高以翔贝壳 + 2 枚 谷物 + 2 石 铜钱 + 2 文 纹银 + 2 两
    • 向少昊: 熊猫血纹银 + 2 两
    • 时谦: 总裁你总是那么酷炫,膜拜谷物 + 5 石

若我战死,勿埋我骨;汝心之内,容我永驻。

TOP

【下意识地往后想退开,却因为脸被他捧着无法动弹。他比以前还要帅气,然而也给人更多的压迫感,压得自己几乎护法呼吸。闻言,垂了眼睑不敢去看他此刻的表情,只是依旧是不愿意承认那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不想,再跟他有牵扯了】

我……我不知道。巧合吧。

【无法面对,希望他可以尽快离开,但是却又找不出什么很好的理由,毕竟是他救了小迪。只是,眼前这个人,自己从来就捉摸不透,别人可以说要报答,可是他……他什么都不缺,高高在上被光环包围着,自己又能回报给他什么?】

以后有机会,我会感谢您的……

【后面还想说什么,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掏出看了眼后,脸上的神色顿时慌了,才接起电话里面就响起一声咆哮,是公司的人事主管】

“月露!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你知不知道擅自离岗是违纪的啊?!我不管你有什么事,半小时里给我回来,否则你就别再回来了!”

主、主管……我……我……主管?主管!

【主管根本不给解释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对着电话好一阵发呆,可是要自己现在放着小迪回去上班,肯定是不可能的。唉,看来只能是重新再找工作了。心里烦乱得很,而一抬头看到旁边还站着的狄夜白,瞬间又觉得心里有好多无奈和委屈】

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你回去吧,我要陪我儿子了。
3

评分人数

TOP

【分明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了,她却依旧嘴硬不肯承认,显然是不想再和我有什么牵扯,瞥一眼床上的孩子,自鼻腔冷哼一声,捧着她脸的手把她的头转向床上的孩子,高大挺拔的身体从后贴近她单薄的身体,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紧扣住她的细腰不容分毫挣扎就将人强硬揽入怀里。】哦?你不知道?月露,这么多年来,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听她提到以后感谢,嗤笑一声,松开手把人扳过来再度面对面,正准备开口打断她的话,就听到有手机铃声响起,电话掏出的瞬间,她面上神情就乍然惊慌,才刚一接通,咆哮声从手机里清晰传出,短短几句话丝毫不给她辩驳解释的时间就直接挂断。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工作套装和工作铭牌,铭牌上熟悉的标志让人一惊,这是…公司旗下珠宝展示柜台独有的铭牌,难道这些年遍寻不到她,竟然是因为她从未离开过?她竟一直在离我最近的地方,我却从来不曾发现…看着拿着电话发呆的人,这几年早已历练得喜怒难辨的神色几经变幻才恢复如常,习惯性揉了揉额角,一时无言。】

【静了片刻,和缓神色,将心中难以理清的情绪压制下来,考虑到之前电话里咆哮的内容,再看她现在肯定是不会再赶回去上班的样子,正思索间听到她说话,然而听清楚她轻描淡写的话语之后,自重逢开始一直压抑的情绪终于忍耐不住,缓缓迈了步子接近,深邃的眸映着她的容颜,却再无丝毫温情,只余了满目酷寒阴鸷。】事关儿子,你觉得是有,还是没有?何况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对我狄夜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步步紧逼,一身气势越发凌厉,看着她步步后退,曾经有多爱她这副无辜的样子,如今就有多痛恨。】想必我之前在电话里通知你的事,你并没有听到,我再说最后一遍,你最好记清楚了!

【手掌撑住墙壁,高大挺拔的身躯将人笼罩在面前,长指攫住她小巧的下巴迫她抬起头来。】既然你主动回到了我面前,就别再想着你我可以再无牵扯。六年前你是我的人,六年后,一样别想离开!【顿了顿,想到她数次提到的感谢,薄唇扯出一抹笑弧,敛尽冷漠和温情的俊美容颜上是再无遮掩的倨傲与轻蔑。】既然想感谢,就拿出点诚意来。救命之恩,子债母偿,你觉得如何?
5

评分人数


若我战死,勿埋我骨;汝心之内,容我永驻。

TOP

【他的步步逼迫让人无法招架,只能是低着头抿唇不语,一步一步往后退直到背抵在了墙上,退无可退。在他面前,从来就没有任何退路,从来就只能被他掌控由不得自己。六年前是,六年后的今天…难道也要如此?】

【当年,自己年少青涩,对爱情充满了向往和憧憬,父亲去世早,母亲一手把自己拉扯长大,家里条件虽不好日子却也过得快乐,直到……他的出现,将一切都打乱】

【认识是在大学,他大自己两级,入校的时候,怕生的自己不知道去哪里报道办手续,拖着行李箱各种迷茫,然后遇到了被同学强行拖来迎接新生的他。第一眼就觉得他长得好帅,他帮了自己一路,却几乎不怎么说话,而周围不少有人对他们指点着,隐约听见都是在说他】

【第二次相遇,是在大一上期末的迎新晚会。自己和他被安排一起演出,独唱由他伴奏。一开始,还以为是很好的机会,因为听说他钢琴很好,可是后来才知道,因为他太冷没有人愿意所以才轮到了自己。他的确冷得厉害,但却只是外表。因为他追求完美,总认为自己唱的不好,一次又一次重来,直到很晚,然后他会买来热饮,放到自己面前…】

【回忆一点点涌上,因为晚会开始有了更多的交集,再后来的学期里,没有言明,但是所有人都已经默认自己就是他的人,这自然引来了不少女生嫉妒的恶整。可是那时候单纯的自己,认为只要他在身边,怎样都无所谓……那时候,自己全心全意爱上了他,也爱着他】

【大二那年,他大四,第一学期的社会实习被他看得很是轻蔑,自己听人说过,他家里条件很好有公司,以后会继承。只是自己那会儿没想过他的身世背景会那么厉害,还天真的以为他爱自己就什么都没关系。大二那年可以说是自己和他最快乐的一年,然后他出国了,家里让他去国外深造】

【西半球东半球有着不少的时差,于是开始为了他熬夜。他似乎在那里很忙,学校好,他的身份好像有很多避免不了的社交活动,彼此联系着却渐渐的少了……他暑假的时候回来了,久别重逢的喜悦,自己急急跑去见他,奢华的酒店里他醉得厉害,而他的身上,有着浓浓的香水味】

【那晚的记忆很不好,第二天醒来时他也不在身边,只是留了一个人来照顾自己。如何离开的已经忘了,而他事后竟也没有任何话语。他后来又出国回学校了,然而他走了,自己却发现……那一夜的放纵,竟然有了孩子】

【夜白,你想过我们的婚礼吗?记得自己曾在怀孕后这样问他,他沉默了一会儿,回了一句话“还早,上课下了。”从那之后,联系渐少,自己忙着应对毕业论文,也忍受着怀孕初期的各种反应。顺利毕业,生下孩子后离开了这所城市,直到一年前才重新回来,因为母亲病重……】

【这期间,没有再找过他,换了号码换了QQ,就连朋友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除了最好的一个闺蜜。生活渐渐走上了轨道,而他也被尘封进了记忆深处。如果没有这次的意外,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找他】

狄夜白,我跟你的关系,六年前就结束了。

【抬头看着他脸上冷傲的轻蔑,心还是忍不住抽疼,六年前他是这样,六年后他还是,自己在他心里究竟是什么?只是一个玩物吗?一个他养在身边的玩物吗?因为是他的所以不管怎样都只能由他来抛弃?】

你要我怎么偿还?狄总什么都不缺,我一个普通人,给不了狄总什么。
1

评分人数

TOP

本帖最后由 狄戎 于 2014-7-6 16:06 编辑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这段曾经焚心蚀骨的感情彻底下了定论。从她抬起的明眸中看不到分毫后悔,胸中翻涌而出的难堪与狂怒早已让人无法分辨出她平静下面的细微情绪,眸光狠戾,骨子里的酷烈霸道让本就沉冷的声音更显冷锐。】

我们之前的关系,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结束了?!当年招惹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像现在这样果决干脆?当初不告而别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胆子说一句狄夜白,我和你的关系就这样结束吧!现在才来说这句话,我告诉你月露,晚了。最没有资格说结束的人就是你!

【随着锋锐的话语,回忆纷沓而来,生于望族,自小更是只要有什么想要的,不出两个小时必定会有人将东西送过来。百无聊赖的人生,如果不是母亲的要求,又怎么可能会去那所谓的高校体验生活,偶然的相遇相识,到连自己也无法掌控的怦然心动。我学过任何只要能提起我兴趣的东西,学过七情六欲人生八苦,学过不择手段的掠夺,却唯独没有学过,如何去爱一个人。】

【当我终于明白什么叫爱别离,什么叫付出,什么叫相思挚爱时,她却无声无息彻底消失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没有告别,没有解释,纯粹而彻底的……抛弃。】

【那段狼狈而不堪回首的时光,近乎癫狂的追寻查找,堂堂狄氏的继承人,彻底成了Z城上流圈子的一个笑话,甚至不得不被族中长辈以开拓海外市场历练继承人的理由送往国外。深爱终成深恨。】

【厉目灼然,从她眼中看到的自己似乎又变成了当年痴狂可悲的狄夜白,拇指摩挲着她细腻的脸颊,深邃幽冷的眼与她明净的双眸对上,毫不掩饰心中的恶劣报复之意。】

我自然知道你只是个身无长物的普通人。两个选择,儿子归我,或者把你自己卖给我,不要试图挣扎,月露,你别无选择。

【话说完,松手退开,从口袋里取出震动良久的手机,扫一眼来电显示之后将电话挂断,手搭上门扶手时蓦然想起什么,侧身回视。】

如果不想要儿子,你尽可以试试带他偷偷躲开。

【看她越发苍白的脸色,冷嗤一声,推门而出。】



——结——
3

评分人数


若我战死,勿埋我骨;汝心之内,容我永驻。

TOP

——又是我开你们这样真的好么——

【狄夜白就这样推门离开,他最后的话让人心中生怕。他那样的人,说的出肯定做得到,但是小迪是自己的命,绝对不会给任何人带走!绝对!】

【工作的事只能随它去了,守在小迪床边,看着床上安静睡着的人儿,抬手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脸颊,握住他的小手,眼里满是柔情,却也隐藏着丝丝担忧】

【就这样一直守着,寸步不离,直到日落月出,床上的小人儿才动了动。立刻探身上前,看着儿子缓缓睁开眼,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小迪…小迪你怎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不舒服告诉妈妈,妈妈在这儿
1

评分人数

TOP

【秦羽侬】

【手机备忘提示今天苏小姐要跟未婚夫到店里试订婚礼服,离预约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最后一次确定礼服已经准备好,准备下楼迎接。】

【苏小姐是店里的老客户,出手大方品味又好,而且非常守时,今天居然比约定时间晚了二十几分钟还没有到,也没有取消的消息。Amy送走一个试婚纱的准新娘,走过来问】店长,我们要不要联系一下苏小姐…

【今天的情况确实有些反常,但说不定只是路上堵车,看了眼今早新放在橱窗里展示的露背婚纱,点头】再等四分钟,如果苏小姐还没到,你就去打电话。

【说完转身上楼回办公室,划开手机屏幕,通话记录里第一个就是月露,拨通她电话,问问今天谁去接小迪】
1

评分人数

TOP

【狄夜白走了,病房里很安静,只有检测的仪器的声音。想了想,决定给羽侬打一个电话说一声,但想着她应是在忙,便也没有打。只是放下手机才一会儿,电话就震动了起来,亮起的屏幕上是自己和羽侬的合照】

羽侬?不是说今天这时候有预约的客人,怎么还有空给我电话?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松没有异常,可强颜欢笑这种事实在不是自己擅长的,电话那段的她果然是听出了端倪,被一再追问下不得不说了小迪受伤的事,没想到她竟然会比自己还激动】

不用了,真的,你真的不用现在过来。小迪已经没事了,也有人帮忙献血了,你先上班吧,下班再过来就好。

【没有提到狄夜白出现的事,但是他走之前的那句话,自己却是记得清楚。不行,小迪绝对不能让人带走,绝对不可以,还是应该想办法尽快离开吧。想着狄夜白的事情,一时间有些走神,也忘了还在通话】

嗯……啊?没、没事,大概前面太紧张了现在放松下来有些累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