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古风独韵] |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七夕活动(已完结)

【名字】:云出岫   月筝
【签文】:5   2
【解签】: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
【对戏】:以签底为题
1

评分人数

萧峰

【西迟日暮,农家炊烟徐徐而出消散当万里晴空,眼神看向西方独自沉思。】

【行走江湖见过许多人, 十几年一直要追寻一个真相,为此苦埋在心,夜不能眠,隐忍在心的种子一旦爆发,再也抑制不住如江河滔滔而生的恨和执念。】

【从前以为自己的宋人,觉得宋人是千般好,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契丹人,而契丹也不似想象中的坏,于是是明了这天下江湖岂有绝对的善和绝对的恶。】

【我萧峰不想当善人,也不想做恶人,但是父母之养育恩情,恩师授业教导,乃是此生于我恩义最大的人,皆丧命于一人手!即使那段正淳看来并非罪大恶极之人,而此仇不共戴天。】

【成败就在此夜。】

【听到身边靠近轻慢的脚步,回头看到女子忧心忡忡的模样, 把她脸上风吹乱的青丝绕到耳后,即是朗笑,是难见的柔情。】

怎么,阿朱?我找到了仇人,你不替我高兴吗?
1

评分人数

    • 萧胤堂: 勤奋的你!铜钱 + 5 文 贝壳 + 5 枚 纹银 + 2 两 谷物 + 5 石

TOP

本帖最后由 云出岫 于 2014-7-31 13:41 编辑

萧峰

【那大理段氏扎根百年,武学渊博自成一脉,若是一举歼灭全家只能惹来段家高手,幸有天助得机下约今夜,由他段正淳一人赴约,自不会引来外人。过后追究,已足够逃离关外,不是它大理国掌及之地,自然海阔天空。】

【踱步入室,方见木桌上工整摆放的几样家常菜,菜色香味俱全十分诱人。】

阿朱,你手艺这么好。

【起箸夹了小菜,又给她碗里放了一块,目中爱惜。】

多吃点

【想当初一脚深浅,孑身行走,心中概有不拘世的豪情意气,识三两老友,一壶烧刀酒,黄土为床自在去留,驰目苍穹策马天下。奈何身于乱世,身怀大仇,唯歼灭一途可释。恼这身世在大宋与契丹二者间飘摆,尔今可真相大白,身旁有知己爱人,也寻到怀恨多年的仇家。】

今晚杀了此人,我大仇可报,咱们就北上出关,塞外驰马长奔,牧牛放羊,再也不入关内一步。
唉,阿朱,我本立誓灭他满门,今日见他言下坦坦,也算条汉子,就只取他一命,不杀他家人。

TOP

【她双眉紧蹙,食而哽咽,吮菜咬箸不知忖何。闻言更是不知笑愁,长呼弃叹】

我手上人命无数,何来后福?

【出言是察觉不妥,对着她神色不由心下一突,于是近旁揽过其肩。】

我知道你不喜我杀人,这是最后一个。等到了塞外,咱们可隐姓埋名,做一辈子寻常夫妻。

【我萧峰这辈子就爱过这个女子,是恨不得把她捧在心尖,栽在她手上也认了。逢她不语,自觉不安,把她紧紧桎梏怀内,下颌抵住她头顶,大掌按抚她柔顺发丝,一席低语,要在告诉她,也告诉自己。】

是觉得心里不适,你今夜就在这等我归来。待我割他首级,祭我恩师父母。

TOP

本帖最后由 云出岫 于 2014-7-31 21:02 编辑

【一刻慌神把她从怀里抱出,看了她脸色确实有些泛白,手忙扶起她柔荑放置桌上,衣袖往臂撸起二分,替她把脉,脉象是在有几分浮。】

这几日奔波受寒,随我这一介草莽,苦了你。

【经轮乱世枪林如雨,鹊起纷争之中,甚至在征战中来去自如。而盖有豪情万分在她面前,顿崩化绕指柔,搂紧直要把她揉捏入骨肉,出言打断了她碎念。】

不慌,阿朱。

你好歇,一会我这就让老太给你熬碗姜汤驱寒。

【沉眉仰视那斜挂草席外稀草旷田,蟾虫颂声遍出,已悬月当空。轻拍了女子脊背,途生异绪,自然在女子面前分毫不漏。再多舛错,过了子夜,一切一切烟消云散,这关内再多纷争即与我无关。此刻反而是越发镇定,甚至能平声道与她自己斟酌过的事:】

段正淳并非六脉神剑传人, 论武学修行,他不及我,杀他一人我胜算在握。我备好后路,等大理段氏察觉,也无法顺利追查,咱们之就可安稳度日,你毋须担忧。

【待女子渐渐沉稳的情绪,平复呼吸,轻手轻脚把她在土炕,盖上被褥。整了衣袖,悄无声息的踱门而出。我把一切柔情软肠都搁她身上,在踏出这个门以后,唯余肝胆义气,心无旁骛赴此生死之约。】
1

评分人数

TOP

=============场景切换分割线=============


第二节-【青石桥】

【更深逾夜,寒鸦立枝嘶声,可听远处城内传出的宵禁锣音,零零的锵声绰传四方。一着青蓝布衣,一步一印走得不紧不慢,那几里土路衰草连遍,人走得慢,像走了半天光景。】

【忽而苍穹传来一阵轰隆,空中突兀闪现出一道明亮锐利的光,须臾四分五裂伸展而开即消逝。】

【他冷漠的注视那道雷光,脚步停留在桥边,空寂的夜里只有己一人。抬头看那月色萧然,无论乌云过遍它终究在原位不动,想到在丐帮赤手空拳让九袋弟子皆服的日子,从前赤条条的汉子光棍,现在却有了牵挂。】

【时辰未足,也不急,就着树下靠到一块大青石上,盘腿静坐,闭目养神。】

【许久,这天色的雷声越发狂躁,风吹草林梭梭做动,恍是感到什么,倏尔睁开双目,续是起身,紧扎护臂的手挥就拱手,一话说的昂亮洪厚:】

段王爷既来赴约,何不现身见人?
1

评分人数

    • 魏忠贤: 如果虐,请深虐铜钱 + 5 文 贝壳 + 5 枚 纹银 + 2 两 谷物 + 5 石

TOP



【大步踏上石桥,见对面段正淳从夜雾中行出,彬彬有礼作辑,一副谦谦君子装,凭那副长相外貌孰能想到他从前所为恶性!眉心簇起两道折痕凭添煞气,双拳紧握骤松,为之不耻,冷哼一声,道:】

你敢问!大爷便告诉你,当年雁门关你害我生父母不够,还加害我我师玄苦与乔家一双养父养母。

这五人皆我至亲至爱至敬至尊,我萧峰自认行走江湖光明磊落,为人儿子徒弟,父母恩师之仇不能不报。

今夜见教是说不上,五条人命,你若能接我五掌,就给你条活路。

【不欲与其客套话,手掌一番,运功环丹田周天,勾起内力灌于双掌,收拢成圈环成太极。在凉月冷空电闪雷震中竟然是争了片刻平静,双拳一运而后狂风大作,苍空裂白,雷轰凌霄,予这拳脚之式更加威势。】

看招!

TOP



【掌风出手势雷霆万钧,这一击之落轰然,天空竟下起大雨倾盆,对面段正淳并不出手抵挡,心下觉得他果真是条汉子,人就应声而倒。意怔,看了掌心,一掌虽然凌厉,而段正淳也非大理段氏武学造诣高深之徒,却也并无如此不堪一击。心上起疑,上前观之。】

段王爷?

【这近取一见,便觉得那颈脖白皙纤细,面容……那面容竟然被漓漓雨水洗褪!】

【连番往下,涧下河水上前,一把捞起那身躯,只觉轻松,不信这段正淳竟是这般羸弱之人,往那面容一抚,摸了一层色泽奇怪的陶泥,那陶泥之下竟然是女子面容,甚觉熟悉,一番拭擦,那嘴角渗血面容苍白的女子赫然就是阿朱!!看着女子憔悴的面容双眸紧睁,惊讶,惶恐,愧疚百感翻涌而上。】

【方才出击刚猛的手拭过女子渗血的嘴角竟然不住颤抖,深知方才那掌的劲道,女子定然是抵挡不住,早已是伤及肺腑,比痛惊更难受的心口一阵抽搐的疼痛。】

不……不!!

为什么?!!阿朱!!为什么是你!!!

【他不断拭擦女子的嘴角,止不住的血,一手按捺在她心背,好用内力渗入给她吊命,那满心疑惑化作一阵仓猝在心的忿怒痛恨与不甘,仰天长啸,任由雨水打落脸上,双眸撑急不知是雨水涌入还是眼泪涌出,天造弄人,我萧峰前世是做过何孽犯过何障,为何惨痛之殇都一一应验我身?】

TOP

本帖最后由 云出岫 于 2014-8-4 23:33 编辑



【看到女子展露的笑容越发觉得愧恨难安心同刀割,连是回应】

不,我只恼我自己,我恨我自己。

【为这鲁莽,有眼无珠辨不出真伪,竟害得你即香消玉损,苍天无眼!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话,随之轻解她的衣衫,揭了肩,方看到那个深入肌肤的段字,眼见了真相,铺面而来一阵无力。】

原来你是他的女儿……怪不得。

【听着她告诉自己一切遭遇,只觉得是感同身受,见她这样境况是心塞又心酸】

原来你同我一样苦命……

【她抽搐着喘息,续而又吐出一大口血,已是内伤积聚,淤血积在体内,又被情绪牵引,破裂外泄的状况。扶着她的肩,把她捉得紧紧,因是怕一松手自己已经唤不住她,声音沙哑低迷,口吻沉着。】

没事的……阿朱,不要紧的,大哥会想办法救你……我们去找薛神医,逍遥派的人……他们医术高明,一定能救你!

【一边消耗内力,一手慌忙拭着她的面容,紧紧看着她的双眼,雨水蒙盖了一层水泽她双靥在月光与雷电交织的夜中缮得白华如玉,随着她的声音愈发低慢,她越平静我就越慌,畏惧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拼了命的把内力往她身上送,祈求上苍能给一次挽回的机会。】

大哥不怪你,阿朱,不怪你……你不要说话!求你不要说话!

这些话留着以后告诉我……我现在不听!

【咱们北上出关,塞外驰马长奔,牧牛放羊,再也不入关内一步……】

【阿朱好想日日为你,洗衣煮饭……】

【等到了塞外,咱们可隐姓埋名,做一辈子寻常夫妻。】

【苍天还在下着茫茫大雨,一阵阵雨水击打石头的声音,覆盖她微弱的呼吸声,只看见她胸前起伏,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

阿朱,你别忘了,我们约定的事还没完成,我们还要到塞外,隐姓埋名,做一辈子夫妻!

TOP

本帖最后由 云出岫 于 2014-8-5 11:30 编辑



【女子的话说得眷恋温柔,在她描述里我看到所有情惆,她低调埋在心里的渴求,这一切便透彻。】

是……他弃你不顾多年,你不恨他……却一直想要一家相认,这心思我明白。

【阿朱她细腻如此,我要杀她生父,她知道这一切之后内心必定挣扎,才下了决心要救她生父,一手安排了计划,把我的计划告知段正淳,好让其离去,她一手易容精妙,完全可只身顶替。心思藏得极好,缜密的计划竟然把我隐瞒无缺!她在以她自己的命换段正淳的命!】

要不是这一掌我察觉有异,你是要瞒我一辈子。阿朱,你竟想瞒我一辈子!

【有多恨就有多痛,手握成拳捶入地下,内力于此同情绪爆发,刚劲力拔震得河水高溅河中石头生生震开!】

【一道雷结万钧打落河边老树,青石桥都要抖,而桥下河道的一双人却视若无睹。她本是一手回握着我,这时候手上的力气越发软下,声音撕破喉咙迸发,此刻难受,直叫心神入魔】

阿朱!我原谅你,也原谅他,你就听我这一回,不要说话,大哥马上救你!

【终究发现无论往她身上送多少内力,她的气息还是逐渐衰弱。英挺剑眉皱成苦痕,眸光柔哀,抿唇复启,把女子拥在怀中,对着她耳鬓私语,叹息沉下,徐言道:】

我们约好要到塞外一辈子不回来,你说要为我洗衣煮饭,都听萧大哥的!

你这辈子余下都是我的啊……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你说过永远陪我……我们有誓在身——

【说道深处喉结一哽,盯着愈况愈下的女子,紧紧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继续说道】

你要嫁我为我妻……我为你夫……生一双孩儿……你织布……我打猎……放牛牧羊……
2

评分人数

TOP

本帖最后由 云出岫 于 2014-8-5 18:34 编辑



【女儿香,英雄冢,伏夜月埋行,投风雷惊天,魂不归兮,殇生颂兮,一概豪情,即成浮云。】

我这般宠你,何会不依……我替你照顾阿紫……段正淳种也不再追究了。

【把她桎梏怀内,像往常一样下颚胡渣抵在她头上,只是怀中的女子再无娇嗔回应。】

可是阿朱……谁照顾我?谁照顾你?

【极盼时光可逆流回溯,回到山盟海誓塞外之约,只听到这天地鬼哭泓声,任由我声嘶力竭,任由我内力传入,任由我低语不尽,那回握的手彻底垂落,神魂离了躯体一般,无论道何作何,她全无回应。】

我这般宠你,你说什么我都能答应!

不过……你,骗了我……骗得我苦啊……

【一喝抱起女子,纵步狂行,愈加快,奔走十几里,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脑中一片混沌不知索何,足足麻木奔了许久……当他停步在湖边竹屋,才觉得双脚一软,魁伟身躯倒下,双膝着地,把怀中女子缓缓放下花间平松的草地上,二人身上都是脏兮兮,还有血垢在衣,他仔细的整理了女子的发丝,端详苍白的脸。】

【已经不能从她身上感觉任何生机,明白大罗金仙也是回天无力,纵目空茫,须发鬤只就着她坐了半日,终究回神,在那竹屋之后做了双冢,一边是她,一边是自己。抬头看到那屋子廊壁有首诗:羞倚醉不成歌,纤手掩香罗。偎花映烛,偷传深意,酒思入横波。看朱成碧心迷乱,翻脉脉,敛双蛾。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悉何?——书少年游付竹妹补壁。星眸竹腰相伴,不知天地岁月也。大理段二醉后狂涂。”明白是那多情段二与阿朱母亲当年之作,想起阿朱身世和如今,心发哀戚。】

【立碑时,想起二人虽然山盟海誓在前,缺全无父母之言上礼之请,只算私定终身。在匾上写不下妻字,只好用指力写上挚爱段朱之墓……又在另一边写下莽夫萧峰,对着墓和她叨念:】

你那日叫我乔大爷,跟我说不成啦,让我别理你,我就决定不能弃你不顾的。

天下人都叫我一声好汉,大侠,如今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等阿紫不需要我,我就回来陪你。

等我。

===结===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1

评分人数

TOP

返回列表